抗美援朝老兵给大学生讲述当年战斗故事

10月23日,北京,抗美援朝老兵何富贵指着老照片回忆自己当年在朝鲜战场的亲身经历。当日,“送给最可爱的的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公益摄影展在北京举行,40余张由抗美援朝老兵拍摄、收藏的珍贵历史照片生动再现当年志愿军的战斗和生活。三位抗美援朝老兵受邀来到展览现场,分别从不同的角度讲述自己在朝鲜战场的亲身经历,并结合展览照片介绍了照片拍摄的场景与历史节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陈剑/摄

经过1000多天的苦熬与挣扎,博纳影业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而这背后的艰辛却远超博纳影业CEO于冬的预料。曾经立下豪言称,从完成私有化退市到登陆A股至多不会超过3年。这对于2016年从美股退市,已远超转战A股预期时间的博纳影业而言,个中苦楚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最为清楚。

如此煞费周折,明星股东们真能稳赚么?上述业内人士分析称,若按照此次计划发行不超过1.22亿股、募集资金14.25亿元测算,博纳影业此次IPO的发行价约为11.66元/股,而这些明星的增资价格为14.55元/股,这也就意味着,在2017年前后增资入股的明星股东们,此时账面已经出现了亏损。纵然有明星股东光环的加持,但就目前博纳影业惨淡的业绩表现来看,能否得到资本市场认可都充满不确定性。

2016年,中概股遭做空机构多番狙击,这对于本来就“水土不服”,赴美IPO当天便破发此后股价一路在低位盘旋的博纳影业而言,“回A潮”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在美国四处碰壁,但彼时国内资本市场影视股却突飞猛进。2015年,华谊兄弟(300027,股吧)的市值高达800亿元,光线传媒(300251,股吧)达576亿元。而私有化退市前,博纳影业总市值仅为50亿元左右。

该观点也佐证了电影业如今低谷的处境,曾处在高光时刻的华谊兄弟市值已较最高点缩水8成以上,而光线传媒的市值也下跌近4成。如此情境,对于此时选择A股上市的博纳影业而言,自然冲击不小。

民进党和“台独”势力在香港非法“占中”和“修例风波”期间的一系列作为,若发生在香港国安法生效实施后,均构成该法规制的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行为中的一种或多种。

关于疫情对业绩的重创,以及对目前市场诸多风险因素叠加的综合考量,博纳影业在招股书中明确风险提示称,博纳影业上市当年营业利润较上年或将下滑50%以上。

可是博纳影业回家之路并不顺利,2019年7月,受瑞华事件影响,博纳影业IPO审核被迫中止。此次,博纳影业二次冲击A股,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时下并不是博纳影业冲击IPO的好时机。一方面,今年的疫情让本身处于寒冬期的影视业雪上加霜,博纳影业的财务数据不佳。另一方面,今年6月博纳影业集团副总裁黄巍坠楼身亡,让行业的艰难置于台前,更为博纳影业IPO增加了变数。

依照刑事司法管辖的一般惯例,香港国安法采用了属人管辖、属地管辖和保护性管辖相结合的模式。根据香港国安法第36条、第38条的规定,即使乱港分子潜逃到台湾实施有关犯罪行为,或者“台独”分子、“台独”组织在台湾或外国实施有关犯罪行为,只要犯罪行为发生地或结果发生地有一项在香港,或者犯罪行为目的性是明确针对香港,均属危害国家安全犯罪,适用香港国安法。显然,岛内“台独”势力在香港“占中”和“修例风波”期间的一系列作为,均属于香港国安法所界定的司法管辖范围。若将来再犯,就将面临香港国安法的严厉制裁。

二次叩击A股大门 来之不易却又危机四伏

前3年,博纳影业的公司业绩呈现出增长态势。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博纳影业营业收入分别为19.97亿元、27.84亿元、31.16亿元。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13亿元、1.56亿元、1.76亿元。

如何应对外部势力干涉历来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短板”,这既是香港国安法立法的重要原因,也是香港国安法执法着力解决的一个重点。根据香港国安法规定,中央保留了对三种情形下的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行使管辖权,包括涉及外国或者境外势力介入的复杂情况,特区管辖确有困难的;出现特区政府无法有效执行该法的严重情况的;出现国家安全面临重大现实威胁的情况的。依法管辖有关案件时,将由中央驻港国安公署负责立案侦查,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有关检察机关行使检察权,最高人民法院指定有关法院行使审判权。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香港国安法如同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可能落到那些勾连“港独”、图谋反中乱港的“台独”分子头上,他们的“洋主子”也当不了他们的保护伞。民进党当局之所以对香港国安法又恨又怕,香港国安法之所以对“台独”产生有力震慑,原因就在于此。

今年3月,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在会上透露,博纳影业的一部主旋律献礼片《冰雪长津湖》因疫情停拍,损失超过1.5亿。而今年一部博纳影业联合出品的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仅联合出品方竟多达35家,因此,博纳影业最终能获得的票房分成显得捉襟见肘,而这对于靠电影发行吃饭博纳影业而言,异常艰难的处境自然也给其IPO发审会增添了阴影。

翻看博纳影业的投资人名单,可谓“星光熠熠”。除了投资机构加码以外,众多导演明星也来捧场。黄晓明、张涵予均花费5000万元认购343.63万股,章子怡花费3000万元认购206.18万股,陈宝国花费2000万元认购137.45万股,韩寒花费1000万元认购68.73万股。值得注意的是,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等这些明星都是在2017年3月,也就是博纳影业首次提交IPO申请前夕突击入股。

11月5日发审会当天,博纳影业历经了近三小时的答辩和问询,争论焦点主要是围绕新冠疫情影响下的公司业绩下滑,以及报告期内毛利率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变动趋势不一致的相关疑问。

但过度依赖政府补贴,也引发投资者担忧。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博纳影业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6755.41万元、1.022亿元和1.56亿元,占同期净利润的比重分别高达33.95%、38.71%、49.52%。

受到疫情重创影响,今年上半年,整个影视行业再次陷入寒冬期。招股书显示,2020上半年,博纳影业营收7.55亿元,同比减少22.61%。净利润仅为0.27亿元,远不及去年同期,同比下滑受到重挫。

显然,香港国安法打击的是危害国家安全的极少数犯罪分子,不会影响港台之间正常的经贸合作和两地居民正常社会交往。一切无意利用香港危害国家安全也不参与此类犯罪行为的台湾同胞,完全无需多虑。台湾居民前往香港开展正常商务、旅游、交流等活动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作者为海峡两岸关系法学研究会秘书长)

博纳影业预计,2020年全年博纳影业可实现的营业收入为21.27亿元,与上年同期收入31.16亿元相比下降31.73%;预计2020年全年可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76亿元,与上年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3.15亿元相比下降44.03%。

香港国安法是充分体现“一国两制”精神的创造性杰作。国家安全属于中央事权,但香港国安法授权香港特区依照香港国安法和本地法律处理绝大多数国安案件,中央执法、司法机关只保留针对极少数如果不加干预势必造成国家安全严重损害和局势失控的个别案件的管辖权。绝大多数案件将由特区政府警务处维护国家安全部门侦查,由特区政府律政司专门检控部门检控起诉,由行政长官指定的特区法官审理。香港国安法适用无罪推定、罪刑适当、公开审理、一事不再理、不溯及既往等司法原则,明确规定保护香港居民依据基本法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的国际公约》适用香港的有关规定所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台湾岛内抹黑攻击香港国安法的绿营政客,能否指出这部法律哪一条不符合人权法治标准?

香港遭受英国殖民统治期间,并无真正的民主自由法治可言。正是在回归祖国、实行“一国两制”之后,香港在司法独立、人权保障、政府绩效、社会自由等方面各项治理指标上连连攀升,获得国际公认的成就和高排名。香港国安法只会更有力促进香港法治人权进步,更有效保障香港繁荣稳定,更全面维护“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像境外势力在香港回归前看衰香港的各种“预言”终究完全落空一样,任何对香港国安法的曲解、污蔑和负面“预言”也终将被历史全盘否定。我们且拭目以待!

香港国安法是实体法、程序法和组织法的结合,内容周全,程序严密,体现了中央政府对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零容忍的坚定态度。法律一经公布,效果立即显现。眼见香港国安法将有效终结香港“修例风波”以来的动乱局面,那些一直企图在香港策划实施所谓“颜色革命”的境外势力,嚎啕谩骂之声不绝于耳。台湾民进党政治人物也加入其中,只是其内心的“痛楚”与洋人又有些许不同。

2020业绩遇滑铁卢 全年营收利润或下滑超5成

近年来,民进党和岛内各种“台独”势力赤裸裸干预香港事务,为香港反中乱港势力、“港独”组织提供培训、传授经验、筹集物资,公然叫嚣“港人冲前线,台湾做后勤”。民进党政治化操作香港议题更是食髓知味,获得巨大选举利益。香港国安法出台,势必一举斩断民进党扰乱香港、勾连“港独”的黑手。从此不仅肆意干涉香港、“台独”与“港独”勾连的戏码化为泡影,而且从长远看,操作香港议题、污名化“一国两制”也将失去着力点。因此,民进党气急败坏,并不难理解。

随着影视传媒板块2015年的爆炒后持续下跌,估值水平已经从巅峰时期的超100倍PE下降到如今的30倍左右。光线影视董事长王长田在2019年11月的上海电影节上感慨:“从2016年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高峰到现在,整个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现在影视公司市值只有过去三分之一不到,一家上市公司市值跌个80%是正常跌幅,这种情况下资本是无法进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