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徒疯狂打砸还"私刑"路人市民他们像丧尸

(原标题:丧心病狂!香港暴徒打砸”私刑”路人 被痛批像丧尸)

暴徒乱港恶行(图源:《大公报》)

香港的暴力活动已持续超5个月,期间有大批黑衣暴徒四处堵路、砸铺、纵火、破坏港铁设施,多次伤及无辜市民。香港执业大律师陆伟雄表示,所谓“私了”,说白了就是滥用私刑,控方会按施袭者的意图和受害人伤势的严重程度提出检控。若伤势较轻,属普通袭击罪,最高刑罚监禁一年;若曾经使用武器,或造成对方流血,可控告袭击造成身体伤害,最高刑罚监禁三年;更严重的可控告伤人罪,最高刑罚可判处终身监禁。

据香港《大公报》11日报道,数月来暴徒丧心病狂,肆意破坏,严重扰乱了香港社会治安和市民正常生活,引起众多市民不满与愤恨。记者采访了几位无辜受害的事主或家属,他们质问犹如丧尸的暴徒,“只要不顺眼就打人,香港市民还能有自由吗?”

清洁工人罗伯惨死于飞砖下,是首名被暴徒杀害的市民。11月13日早上,70岁的罗伯清理完街上杂物,午饭时途经北区大会堂,遇上暴徒搞事,他拿起手机拍摄,惨被黑衣暴徒用砖击头,抢救一天后离世。罗伯的儿子对记者表示,父亲因为爱护香港而死,“爸爸没有参与任何一方,手无寸铁,上前一步,要把那些暴徒不理性的举动拍摄下来,为了能够让我们获得一个更安全的机会,为的是我们的未来!”

莲花县法院认为,该撤诉符合法律规定,遂准许莲花县检察院撤回起诉。

莲花法院于2020年3月2日立案重审,并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同时通知莲花县人民检察院参加诉讼履行公诉职责。

“爱国无罪”一句话,就触动了暴徒的神经。9月15日“爱国男”周晓东,在铜锣湾街头目睹黑衣人高举日本国旗,他忍不住向人群高呼:“你知不知道国耻?日本侵略中国,香港也经历过三年零八个月!”一句正气的话,却换来20名暴徒一拥而上将他打到失去知觉的毒手。事发后两个多月,记者再次联络周晓东,他坦言伤势尚未痊愈,“手指屈起就痛,门牙、大牙被打掉,影响吃东西。”不过他仍坚定地对记者说,无悔当日的正义举动。

在审理过程中,莲花县检察院于2020年3月4日以犯罪事实并非被告人刘志发所为为由,提出撤回起诉。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刘志发辩护人刘飞律师处获悉,这是一场长达40年的诉讼马拉松,被告人刘志发四十余年一直没有放弃对自己清白的追求。

海外网12月11日电 香港的暴力活动已持续数月,数月来暴徒丧心病狂且无视法纪,肆意破坏。香港北区清洁工罗伯被暴徒用砖头打死、马鞍山李伯惨被暴徒“点火”、“爱国男”周晓东在铜锣湾被暴徒围殴、“清障男”廖先生被暴徒用井盖击头重伤,暴徒乱行私刑,一宗一宗血案令人愤慨!

据莲花法院刑事裁定书,刘志发生于1949年,原任莲花县革委会计。1975年4月12日被莲花县公安局拘留,同年11月28日被执行逮捕,1978年4月12日释放。

“我会用丧尸来形容他们(暴徒),已经没有人性,脑子只有戾气,好像韩国电影《尸杀列车》的丧尸,不断围人打人。”女商人朱珮嘉回忆称,11月6日在上水火车站E出口,自己因为高呼“支持警队,严厉执法”等口号,即被暴徒砸鸡蛋、淋不明液体、用硬物砸头,导致左额头缝了三针。支持警察就要被打,她不禁反问“究竟我做错什么?为什么意见不同,就要被打?这样正义的人还会站出来吗?”

原起诉机关江西省莲花县公安局指控刘志发犯贪污罪,于1975年11月28日,向莲花县法院起诉。经审理后,莲花法院于1978年1月3日作出判决,以贪污罪判处刘志发有期徒刑三年。刘志发不服上诉。江西省吉安地区中院(注:莲花县1979年属吉安地区,1992年8月11日划归萍乡市管辖)于1979年10月3日裁定,原审认定系被告人刘志发作案的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更审(即重审)。

港警多次重申,严厉谴责暴徒的暴力行为,绝不容忍任何人为达任何目的而诉诸暴力,必定坚决采取执法行动以恢复社会秩序,并对所有违法行为追究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