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力物流华为云如何突围

11月11日早8:35分,还在睡梦中的Cathy被电话吵醒,得知昨晚下单的某品牌护肤品已经被快递小哥捧在手中完好无损的送至家门口,便不由得感叹今年“双11”的物流速度。但还有许多消费者就没那么幸运了,对于商品购买以及后续配送质量与效率的吐槽亦比比皆是。

@Dae:在下单后的第三天收到了包裹,打开后却发现不是自己的商品。如果“打包贴单时搞混弄错”,就会有至少两个人收到的不是自己买的商品,一定很失望吧……

孙玥有一个家长群。所有的求助问题都要过她手。她来帮他们找相应的志愿者和资源:医院资源、法律团队、爱心车队……

孙玥说,晓天说这句话的口气跟自己一模一样,儿子很多东西是在复制自己。北京人开玩笑会说“你大爷”,马晓天也学着说。后来,孙玥和老公在他面前说话会尽量注意,因为儿子学得太快了。

他学会了“溜须拍马”

11月24日下午两点,阳光洒进大厅,照在一群绿衣服孩子的身上。“发号施令”的是他们的化妆老师。

孙玥笑称,儿子是一个特别好糊弄的人。

从市场需求的演变、业态融合发展的趋势以及消费者更加注重体验等进行分析,市场越来越需要柔性化、敏捷化、可定制化的物流生产模式。传统的技术手段与人工模式的交互难以满足当下用户的多样需求,而新兴技术在物流业亦更是亟待加速落地与更为深度的交互式融合。

孙玥也在考虑和网约车平台合作。公交车上人多拥挤,孩子容易交叉感染,最好打车去做康复。孙玥每个月打车费要2000元左右,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其他家庭也一样。

每个孩子的脸蛋都红扑扑的,要进场了,“绿衣服”分散开来,有人喊,“一起来拍张合影吧”。15个孩子,重新聚拢。有9个坐在轮椅上。

生完孩子不久,孙玥有了抑郁情绪。她做过几个月心理治疗,知道要给情绪找到出口,为了缓解心情,她去了一趟内蒙古散心。在那里,她遇到了一帮忘年交,她跟几个老爷子,喝着二锅头云山雾绕地瞎聊,聊完特开心,抑郁情况有所好转。

有面!——便捷通行。依靠人脸识别闸机,实现“无感知”畅行园区,提升员工与访客体验,让管理效率更进一步。

公益就是人与人搭把手

@唯唯:“双11”买了一套餐具、一套待客用的茶杯,收到后发现碗碎了三个,有两个杯子把手断了。对于易受温度影响、品质易受到外界损害的商品,物流公司其实并没有尽到妥善包装、存储、运输的责任。

华为深耕ICT技术领域30多年,将所积累的技术、实战经验投入到与合作企业共同开发中去,并致力于将更多的物流技术“渗透”到更加复杂、多样的业务应用场景中,在提升消费者的服务体验的同时,为加速智慧物流的发展注入数字化的动力。

那段时间,孙玥回到家就躲在被窝里哭,第二天一睁眼,儿子冲她一乐,她又有了精神,为了这“小王八蛋儿”,还得咬着牙坚持。

马晓天晚上跟孙玥一个床睡。今年五六月份的一天,孙玥睡得迷迷糊糊,感觉到背后儿子在动,她假装睡着,想知道他在干什么。她听到儿子压低声音对自己说,“妈妈你把被子盖上,别着凉”。他帮孙玥盖好被子,又小声说,“妈妈你睡吧,我也睡了,我爱你”。然后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孙玥的眼泪哗哗哗地流了下来。

今年12月马晓天就7岁了,已过了康复训练的黄金期。从他出生、抢救开始,孙玥一刻也没耽误,就想给他最好的治疗。

孙玥相信,很多的家长都有这个疑问:为什么会是我们?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她在网上看过这样一段话,是一个挺美丽的答案:孩子在出生之前,会选择妈妈,凡是他选中的,都是他认为能够用一生时间去爱他,陪伴他,保护他,为他拼尽最后一口气的人。所以这些孩子才选中了我们做他的妈妈,投胎到我们腹中来当我们的孩子。

脑瘫孩子的家长很敏感,孩子受到外界一丁点欺负,都能激起全身的战斗力。

技术优势凸显高阶价值

其次,要降低货损货差率。在仓配运输等环节,由于配载不合理、收货把关不严、装卸不当、机械化程度不高等将造成货损货差率过高,对于一些特殊货物处理不能严格把关,势必会为消费者造成不好的体验。

孙玥家小区有个滑梯,她曾推着儿子去玩,别的孩子都占着滑梯不让他玩,旁边的家长又不太好相处,只看着不说话,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而这个崭新的智慧园区究竟“智”在哪?“新”在哪?又为行业提供了哪些全新的发展思路呢?

这件事儿,孙玥还在洽谈,她说,好饭不怕晚,要做,就把这事做扎实了。“行者计划”,不是说开个会就完了,得落实到线下,真给孩子们干活去。

马晓天不是那种特别嘴馋的孩子。小时候,带他做完康复,孙玥累得没有力气做饭,儿子就着白开水,自己咬几口干馒头对付,孙玥就在旁边睡觉。

当然,随着未来产业结构的调整、经济运行态势的变化,还会有消费新需求、新特征的出现。华为云将力求实现低成本、高效率地精准对接供给,同时形成规模化效应,不惧挑战,直面未来。

孙玥说,“行者计划”的公益模式,靠的是积累人脉,“没有那么高大上,说简单点,就是人与人间互相搭把手、帮帮忙”。

——泊位管理。使用NB-IoT技术,以低功耗、广覆盖、速率快的特点实时上报园区泊位状态,从此摆脱“人力站岗”。通过“智慧园区数字平台”“华为公有云IoT云服务”“顺丰DHL园区泊位管理应用”三者强强联手,在PC端、货车司机APP、现场作业人员APP同步信息,实现泊位状态可视化、业务流程数字化以及现场调度智能化。而经实际部署发现,供应商卸货平均效率直升29%;系统自动分配泊位,人力成本直降15%。

如果晓天将来愿意接手“行者计划”,孙玥相信儿子会带着这份责任心继续做下去,而不只是吃吃喝喝,在家里领着残疾金。她觉得这样,儿子下半辈子活得才算有意义,“也不白活这一次,你说是不是?”

2020年将是5G年,因为大多数智能手机厂商都将推出5G智能手机。据熟悉 苹果 计划的知情人士称,明年所有发布的iPhone都可能支持5G。

孙玥说,这种感觉只有当了妈妈才能体会。当她抱住儿子,就像拥有了整个世界,她可以为了他放弃一切,什么功名利禄,都可以不要。

朋友说孙玥像个打不垮的女战士,孙玥说自己只是一个为了儿子“重出江湖”的普通母亲,帮助脑瘫的儿子“做个正常人”是孙玥的梦想,她家墙上贴着一句英文,翻译过来是一句很俗的句子,也是孙玥正在做的事情:“为了更好的未来去奋斗”。

孙玥说“行者计划”是朋友之间互相搭把手的公益,四年间,这个计划靠志愿者的力量逐渐运转起来。孙玥承认自己的“私心”,她想给脑瘫患儿的母亲们找一条退路,“有一天我们走了,希望这个计划能替我继续护佑孩子”。

2015年10月“行者计划”正式启动,为像晓天这样的脑瘫孩子提供志愿服务。他们的服务内容做得很细,孙玥有亲身经历,知道一个脑瘫患儿家庭会面对什么,“行者计划”希望为他们分担最实际的问题。

每个脑瘫孩子的患病程度都不一样,让他们在各方面恢复得跟正常人一样是不可能的。死亡的脑细胞不能再生,只能通过旁边新生的细胞做代偿,恢复部分功能。

孙玥坐在地上一边给儿子喂水,一边哭,旁边有俩提着大桶的农民工兄弟,他们穿得破破烂烂蹲在角落。见孙玥在抹眼泪,他们把那个“好位置”让给了她,说那里不挤。接着,居然有人给孙玥递钱,把她当成了乞丐。让人唏嘘的是,她以前的工作就是跟拍那些地铁乞讨的人。

快门声响起,家长们小声提醒镜头里的孩子,“别老东张西望”“向前看”“笑一笑”。要所有人做到动作一致,真不容易。

通过电视,他能获取讯息,然后告诉别人出了什么状况、怎么解决。比如他看到路上堵车的新闻,就会告诉孙玥早点打车出发,很有条理。

有一次,晓天跟孙玥去吃自助餐,小家伙趁孙玥去拿东西,偷吃了一片生肉。等孙玥回来,邻桌的人告诉她说,你们孩子今天晚上可能会拉肚子。孙玥气得火冒三丈,直接对儿子爆了粗口说:“带你吃了多少次烤肉,你居然还他妈的吃生肉。”骂了一通以后,她就搂着儿子委屈地哭了。孙玥有很多关于孩子的欢乐记忆,但她不得不承认,晓天和正常孩子有很大的区别。

据悉,顺丰DHL供应链中国(以下简称“顺丰DHL”)联合华为云展开了一系列解决当下痛点的行动。以康桥物流园区为孵化场,借助华为云智慧园区沃土数字平台以及全栈ICT技术能力,结合顺丰DHL物流行业积累和创新实践,全方位合作,一片智慧新园区便展现在大众眼前。

孙玥当过记者,曾去歌厅卧底暗访、跟拍流浪乞讨者、救助失学儿童,朋友们都说她像个“女侠”,2012年孩子出生后,她却成了无助的母亲。

开始,他腿都掰不开,现在他能扶着助行器行走了。孙玥觉得,儿子恢复得这么好,算是个小奇迹了。

在地铁里抱着孩子很累,也会遇到没人让座的情况。有次实在扛不住,孙玥“啪唧”就坐在了地上,反正地铁里谁也不认识谁!

对于正常孩子的家长来说,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人间的一个悲剧,但在孙玥看来,对于他们这些家长来说,有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一种幸福。

孙玥和丈夫去过国外顶尖的康复机构,也试过中医的针灸按摩。每次听说新的疗法,她就去试,到现在,扔了140多万进去。

孙玥有个从事就业培训的朋友曾做了一个小实验,给这些男孩、女孩们租一个房子,让他们离开爸妈、独立生活。他们把所有问题都想到了,工作给孩子们找了,上下班出行也没问题,唯独没想到,这些青春期的女孩居然谈恋爱了。

华为云“牵手”物流企业革新未来

那么,从各个物流环节角度切入,进行技术的投放使用、深入更加细枝末节的领域,是否能带来改变?

其次是资本优势。华为云这类的创新型企业,资本实力较强,自身造血能力与引资能力十分强悍。这也使其因具备丰沛的资金流,可以更好地保证物流行业与其他行业之间的产业融合发展。

依托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5G等先进技术,加速物流及供应链等多产业的融合,在一定程度上为行业带来了整体效率的提高、成本的降低。但随着电子商务的繁荣以及电商大促愈加频繁,不同批量和频次的多种多样的物流运输需求持续扩大,物流碎片化特征亦越来越明显,物流业依旧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当然,最终结果也只能是诸多消费者的不满情绪的累积,只是这一情绪有无爆发点,尚不得而知。

再次,商业决策缺乏数据的支撑。其无法满足快速决策支持,及时掌握运营情况需求;无法满足物流轨迹分析,生命周期的跟踪与分析、运输路径优化、仓储优化、运营分析。

各个环节对于技术、系统、装备的需要是迫切的。而物流企业因还需肩负扩充与完善物流网络、提高“收转运派”各个环节的效率、降低成本等重担,通常很难将技术做大、做扎实,并深入应用至每一个环节。此时,一家既深入了解物流企业诉求,又能实时跟进技术的研发、革新,以此帮助物流企业的合作伙伴便显得尤为重要。华为云为物流业提供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就诞生了。

当然,这只是华为云颇具优势的一站式解决方案的冰山一角。未来,顺丰DHL还将与华为云持续合作,致力探索创新智慧物流解决方案,引领物流行业数字化转型。

“行者计划”还聚集着一批志愿者,他们教孩子练习武术。这些脑瘫孩子,面对校园霸凌,是弱势中的弱势。肢体条件好一点的孩子有必要学习防身。孙玥那些开武馆的哥儿们给了几个免费名额,一星期给孩子们上一次课。

他还学会了分享,以前,晓天像小狗护食一样,不准别人碰自己的东西。现在,他看到哪里遭灾,会主动让孙玥把玩具送给受灾的人,他眼里没有捐钱捐物的概念,只是觉得,把自己最喜欢、最重要的东西给别的小朋友。

孙玥设想过许多马晓天将来可能遇到这样的问题,会不会有姑娘真心实意地爱上他?他娶了媳妇,会不会被骗钱?结了婚,会不会离婚?她知道会有很多未知的情况。

老师给孙玥讲了一件事儿,前几天,马晓天练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训练时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但一直忍着不哭,嘴里一直念叨:“不能哭不能哭,爸爸妈妈看见该心疼了。”

做公益,孙玥没养过专职的团队,都是志愿者。令孙玥欣慰的是总有一些人愿意和她一起走这条路。

还有一次,孙玥跟老公吵架。半夜儿子被她的哭声吵醒,就把小胳膊伸过来,让孙玥枕在小肩膀上,他摸着孙玥的脑袋说,“妈妈别哭啦,快睡”。

去年,孙玥抑郁情绪较严重,想过跳楼。当时那个点,孙玥感觉自己必须跳下去,否则日子没法继续,有一股劲儿憋着出不来。最后,她去跳伞、蹦极、玩冲浪车。蹦完以后,感觉好像也没啥大不了的。

会管!——智能运营中心。多系统集成联动,为统一的Portal和大屏,面向管理者/决策者提供物流园区的总体数字化运营分析服务;同时,业务的关键KPI量化呈现,告别“盲人猜象”,诸多数据皆可一眼知悉。最终实现人员、车辆、泊位、仓库等要素资源全局统一运营管理。

数据还显示了购买意图和实际购买新智能手机之间的巨大差异。不久前,新一代 iPhone 的购买意愿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但是调查显示,其中只有少数人有能力负担得起。消费者总体认知度和购买意愿很高,但是只有一小部分消费者可以负担得起这些价格超过1000美元的设备。这为运营商和制造商提供了机会,通过推出更实惠的中端5G型号来享受更快的采用率,从而专注于多元化5G产品组合。

孙玥坦言,做“行者计划”,她自己有私心,她想让身边这些资源有效地调动起来,将来在她没了的时候,它能继续运转,代替她继续护佑着儿子。

首先,海量物流单据的处理,一定程度上影响整体物流的效率。大促时节,订单数量几何式增长,物流数据、单据亦爆发式增多,若不能做到及时处理,在前端便给包裹运输造了一个高高的“门槛”。

孙玥跟他商量,200块钱只能吃一次烤肉,如果去吃驴肉火烧,俩人能吃5回。最后,母子俩吃了仨火烧,喝了一瓶北冰洋,再加一碗小米粥,一共花了30多元。

“行者计划”现在积累了一些医生资源,外地家长来了,孙玥就托人帮忙,给孩子们加个号,在“行者计划”里这被称为“快捷就医服务”。很多人不知道,脑瘫的孩子耽误了治疗很麻烦,比如,一个高烧的脑瘫患儿得不到及时救治,就容易引起癫痫,这意味着几个月的康复训练都白搭了。

“行者计划”还做远程诊疗。寻求帮助的脑瘫患儿,有很多来自贫困地区,最远有过藏区的牧民。家长想到北京给孩子康复的心情可以理解,但租房、吃饭的花销很大,很多家庭负担不起。

马晓天的肢体、智力、语言都受到了脑瘫的影响,他还有斜视,算是脑瘫孩子中情况比较严重的。他几个月大的时候,孙玥在他面前敲锣打鼓,他眼珠都不动一下。孙玥跑了十几家医院,都说他没救了,可孙玥从没放弃他。

每个脑瘫患儿的妈妈都像一个苦行僧,带孩子走在康复的路上,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得真经。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这真经在哪儿,没有方向,孙玥也因此有过抑郁情绪。

最后是信息优势。包括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互联网、物联网,甚至未来的窄带物联网等。华为云对于信息的感知、决策的支持以及操作执行方面拥有一种强大、完整的系统创新能力。这均使物流行业在技术层面上获得了质的飞跃。

现在,孙玥的网站有近100位公益律师,家长如遇到与孩子自身权益相关的法律问题,直接把问题发给她,她转给律师。

——仓储资产管理。一些仓储中的资产(叉车、托盘等),现可通过RFID标签收集仓储资产运营状态和位置信息,就像使用二维码付款一样,直接一扫便能轻松搞定。之后通过华为云服务,将数据上报至园区沃土数字平台;再利用AI、大数据分析等技术,实现海量数据的价值挖掘,识别价值应用。

为了鼓励孩子做康复训练,她每周都会带他去外面吃一顿。有一次,儿子训练后提议去吃巴西烤肉。

孙玥的老公是东北人,他来北京奋斗快20年,终于有了车、有了房。两个多月前,他决定辞职,全职带儿子。

至于儿子的文化课,孙玥觉得,可以往后放个两三年。如果将来有一天,儿子能达到上大学的条件,她一定会去供他。目前,他必须趁着年纪小,全力以赴去康复。“将来能有一技之长养活自己,上不上大学,有啥?”

孙玥家有间屋子长期空着,外省来京看病的孩子,只要不是传染病,很多住在她家,尤其是脑瘫儿童,最多住过十几个人。

“行者计划”在孙玥比较无助的时期诞生。她希望给脑瘫儿童打造一个公益平台,也给儿子找一条出路。

他的进步还体现在逐渐懂得了规矩。吃完饭,他会跟孙玥说,“妈妈我吃好了,您请慢用”,然后再爬去玩。

首先是核心优势,即入局带来了关乎方方面面的新概念、新观念。一方面,华为云带来的技术层面的革新改善了传统物流企业当中难以成网、难以规模化等问题,特别是在多种运输方式和仓储方式相互衔接、相互作用的前提下;另一方面,其打破了原有计划经济体制下各种条件的不足,包括条条框框的政策限制以及落后的基础设施。这使物流企业在市场的话语权开始提升、议价能力不断增强。

最后,物流仓储的智能化程度不够。在整个仓库管理中,人工盘点货物等易造成误差,单一作业个体将严重影响效率与服务质量的提升。

儿子恢复的程度,已经超乎孙玥的预想。他甚至学会“溜须拍马”,说话“见人下菜碟儿”。“去年还是老实憨厚的一个孩子,今年就开始变得油嘴滑舌了。”孙玥笑着说。

从上述场景中,我们不难看出应对大促时节,各平台内的商家、物流园等依旧很难摆脱手忙脚乱最终忙中出错的情况。而站在行业的角度,我们看到的则是在仓储、运输、配送等各个环节,物流业依然面临着人力成本高、运营效率低下,应变订单“几何式”增长时,暴力分拣、疏忽错漏、无视细节等诸多问题。

康复对孩子来说很辛苦,俯卧撑,一天要做1000个。拉腿、练腰,每项都上千个。小家伙刚去的时候累到哭,现在嘻嘻哈哈的,跟玩似的,小胳膊上的肌肉都练出来了。

为了省钱,孙玥坐地铁去医院。当时她家住通州,孩子在丰台治疗,来回要五个小时车程。

从医学角度说,脑瘫儿童康复的黄金期是6岁之前,从儿子两个月开始,孙玥就带着他往返各地的医院和康复中心治疗。

马晓天有时候会故意在孙玥面前哭。孙玥想,有时候大人受了委屈,也会在妈妈面前表现出来。但她不愿意把晓天当成儿子看,她更愿意他们俩之间处得像哥们一样。

孙玥说,现实很残酷,将来晓天长大了,要面临的还有很多。比如说,青春期叛逆期,她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可能把所有的都设想全。

“比如孩子看病,没有住院机会怎么办?很多外省来就医的孩子直接睡在医院的过道里,省钱,也为了早起排队挂号。”孙玥说。

孙玥的儿子叫马晓天,因为早产窒息导致脑瘫。

华为云作为物流行业的“外来客”,以技术手段对物流各个环节予以技术加持。其在解决方案的细化、技术革新的速度以及投放精准程度等更凸显了其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两个小时后,孩子正式上场。坐在轮椅上的,歪着脑袋;唱“do re mi”的,跑了声调;男孩马晓天坐在正中间,神思像飘到了会场之外。

这是一群特殊的孩子,因为“脑瘫”聚集在一起,这场“失控”的表演,在脑瘫患儿母亲眼中是个“小奇迹”。2015年,马晓天的母亲孙玥启动了一个名为“行者计划”的项目,出发点是联合境遇相似的家庭,一块对抗命运。

台下还是有观众看哭了。音乐声落下的时候,有孩子突然大声地喊了句“谢谢大家”,然后用尽力气为自己鼓起了掌。

马晓天康复后进步很多,他是一个有语言障碍的孩子,现在能把整本《大学》《论语》背下来。

能防!——综合安防。华为云智慧园区沃土数字平台如同“天罗地网”,可打通视频监控、消防、门禁、周界等系统,实现消防应急处置,人、事、物联动指挥,发挥1+1>2的威力;更有“智能摄像头+AI算法”的这样的“神仙组合”,实现重点区域的财产安全保障、黑名单人员的告警布控、车辆的轨迹可视等监测,防止人员入侵。

事实上,华为云作为国内领先的云服务厂商,其与物流企业存在一种优势互补的关系。不单是科技赋能传统物流行业,科技型企业所研发出来的优质技术、装备等产品也亟待实际应用场景的落地。而从事互联网以及创新应用方面的企业更多的是通过诞生相应的“产品”来进行物流领域的布局,从而实现整个供应链的降本增效,华为云给物流业的解决方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为了让他们在当地就能接受好的康复训练,孙玥在北京联系到一些专家,通过视频远程指导,教他们一些康复动作。

因此,物流行业智能升级成为大势所趋。

随着“5G+云+AI”等新技术与产业的融合更加紧密,物流业的智能化、数字化、自动化、无人化升级将为物流业乃至整个供应链条上每一个业务环节的锻造提供助力。

老公跟孙玥说,即使自己挣一座金山给儿子,如果儿子连爬都不会,等他们老了,谁能真心管他?老公也希望,趁现在还有精力,教给儿子自立的能力,这也是孙玥发起“行者计划”的初衷。

诊断出脑瘫之前,孙玥对儿子期望很高。她想让他当个律师,结果儿子想当厨师。“一个律师一个厨师,差哪去了?”孙玥说。后来她想,当厨师也挺好,将来自己和老公老了,照顾不了儿子,他自己噼里啪啦炒几个菜,最起码饿不着。

行业漏洞曝光于大促之下

今年,晓天在康复中心训练时和一位老师调侃,他说:“李老师,我现在就要开始做康复了,你没事的话,搬个板凳过来,咱俩聊聊。 ”

@半岛:我是在11月30号才收到了迟来的商品。下单三天后货物发出,但在武汉某中转站一待就是20多天。我只想知道货物究竟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孙玥的想法很简单,网约车平台上只需要对接一个“脑瘫孩子”的出口,被认证为脑瘫的患儿打车,就有人免费接单。“全国那么多司机,如果他们一天为脑瘫患儿服务一次,几十块钱谁都能负担得起,你说是不是?”

儿子出生后,孙玥好几年没跟朋友联系。一是怕给朋友找麻烦,二是觉得丢不起那人。

今年,“行者计划”启动满四年,孙玥举办了一个感恩答谢会,为了准备大会,她每天凌晨三四点睡,八九点又被电话吵醒,一忙一整天。她有个“秘书”,是一个网络小说作家,平常有什么事,她总让别人找“秘书”,整得煞有其事,其实“秘书”也是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