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湖“水上长城”巡堤见闻“水位在退也不能放松一刻”

中新网江西余干7月16日电 题:鄱阳湖“水上长城”巡堤见闻:“水位在退,也不能放松一刻”

记者 刘占昆 吴鹏泉 刘力鑫

当前,鄱阳湖康山站水位有回落趋势,但防汛形势依然严峻。16日10时,康山站水位21.94米,仍超警戒水位(19.50米)达2.44米。

“即使水位在退,也不能放松一刻,更要警惕。”孔永清担忧说道,堤坝底部长期被高水位浸泡,堤坝外侧容易发生塌方,也容易发生渗漏、滑坡、泡泉等险情。

位于鄱阳湖东南岸、余干县西北部的康山大堤,全长36.25公里,保护着近20万亩耕地和10余万民众,是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区重点圩堤之一,也被誉为鄱阳湖的“水上长城”。

夏日炎炎,入伏首日,年近五旬的江西省余干县瑞洪镇东源村支部书记吴维清手拿铁锹,带着两名村民从防汛执勤点走向康山大堤内坡,又开始新一轮的巡堤工作。

记者16日沿着康山大堤一路探访,只见大堤公路上每隔百米就有一个沙堆作为防汛备用物资,每隔数百米就设置了一个村民防汛执勤点;大堤沿线随处可见正在巡堤的当地村民,以及执行护堤任务的部队官兵们。

“我们现在执行的任务是挖排水渠引流,让堤坝渗出的水流出来,这样就可以减轻堤坝内部的压力,避免出现更大的险情。之后我们还会用鹅卵石回填沟渠,防止水流带走堤坝泥土。”一位名叫朱杰的部队战士如是说。

自7月以来,受持续强降雨以及长江水倒灌影响,鄱阳湖水位暴涨,沿岸各水文站全线超警。康山站也于11日21时超过1998年历史实测最高水位22.43米,达到22.44米,防汛压力极大。

在长长的康山大堤上,一位悬挂“防汛应急”臂章的老人,行走在巡堤的路上。刘占昆 摄

就在五天前,康山大堤康山段发生110米塌方险情。经过军民连续33个小时奋战,险情得到处置。虽然险情暂时解除,但记者16日在塌方现场看到,仍有近百名部队战士在进行加固作业,一层又一层的沙袋被垒在堤坝上,沙袋上还覆盖着三色布。

从康山大堤大塘乡责任段继续驱车向前,中新社记者在瑞洪镇东源村责任段,正好遇到一群正在大堤内侧与当地村民共同挖排水沟的部队战士。

结合此前作者的推特:在1.5版本更新中,你可以移动床的位置。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有关《星露谷物语》1.5版本更新的更多内容暂未公布,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新法律同时重新规定了投资者获得长期在白俄罗斯居住资格的投资数额,扩大了外国留学生获得临时居留许可的事由清单。

中午时分,在长长的康山大堤上,一位手戴“防汛应急”臂章的老人,行走在巡堤的路上。望着堤外茫茫的鄱阳湖,他的眼神仍有一丝紧张和担忧,这是康山大堤进入防汛紧急状态的第十天。(完)

该部法律于2019年11月底、12月初先后经白俄罗斯国民会议代表院(议会下院)、国民会议共和国院(议会上院)通过。当年12月16日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签字批准。据白俄罗斯内务部消息,新法律是为了提高该国的旅游和投资吸引力,同时还有助于白俄罗斯各高校吸引外国留学生、扩大教育服务出口。(完)

五天前,康山大堤康山段发生110米塌方险情。经过军民连续33个小时奋战,险情得到处置。虽然险情暂时解除,但记者16日在塌方现场看到,仍有近百名部队战士在进行加固作业,一层又一层的沙袋被垒在堤坝上,沙袋上还覆盖着三色布。刘占昆 摄

在一个防汛执勤点,在此巡堤执勤的余干县大塘乡党委副书记孔永清告诉记者,当地每个村最少安排12人进驻防汛执勤点,实行两班倒24小时不间断巡堤,平均一小时巡堤一次。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星露谷物语专区

7月16日,在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康山大堤,来自陆军第73集团军某旅的战士们,在泥泞的堤坝内侧草地上,用铁锹开挖排水渠引流,让堤坝渗出的水流出来,这样就可以减轻堤坝内部的压力,避免出现更大的险情。刘占昆 摄

孔永清说,他们在巡堤时如果发现险情,会根据险情的大小采取不同的处置措施。“比较小的险情我们自己会处理掉,遇到比较棘手的就会上报防汛指挥部,由指挥部派出水利专家到现场进行检查判断,根据调查结果调派不同类型的抢险队伍进行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