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热退潮后如何更好发展

新冠疫情尚未解除,从春节后至今,“停课不停教、不停学”正成为学生们的“新常态”。由此,线上教育市场也迎来了发展的小高峰,从以前的“配菜”变为疫情期间的“主菜”。

教师和学生数量猛增,在线教育市场骤然扩大;不仅发达城市推行,连三四线城市也在跟进,线上教育的方式为更多人所熟知,受众基础得以夯实。这些都为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提供了难得机遇。但一个硬币总有两面,其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更多的疑问是,一场突发事件带来的在线教育热度的上升能持续多久?

记者了解到,武汉市已设立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捐献点,开通捐献咨询电话。

此外,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字节跳动医务工作者人道救助基金已为十九批共281名抗击疫情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提供人道救助。其中,为276名因抗击疫情而不幸感染的一线医务工作者,每人资助10万元;为5名因抗击疫情而不幸殉职的一线医务工作者,每个家庭资助100万元。

5月20日,山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规定,对绿地北展济南置业有限公司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作出罚款44万元的行政处罚。

突尼斯卫生部敦促所有人遵守社交疏离及宵禁规定。

(责编:何淼、岳弘彬)

线上线下结合是发展的趋势。疫情结束后,线上教育仍将回归原有的位置。要进一步发展,线下平台必须尽快提升线上能力,线上线下更好地融合, 这样也会增强用户黏性。而专攻线上教育的平台,也要及时调整定位,疫情结束后要从主打“学生上课时间”转向“学生课余和作业时间”,这要求其推出精品化课程,有针对性的服务,才能留住人。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与飞鹤乳业联合设立的“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专项基金”,已拨付3000万元援建武汉火神山医院,拨付1000万元为抗击疫情一线医院医务人员提供人道救助金,资助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一线民警30万元。该基金还将资助4000万元用于采购70辆转运新冠肺炎患者的负压救护车,及医用护目镜、面罩、防护服等一线急需医疗防控物资。(完)

动员一千遍,不如依法问责一次。只有对疫情防控措施的直接落实者套牢法律责任“金箍”,才能促其在疫情防控的源头上兢兢业业地当好“守门人”,更好守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漫画/陈彬

与此同时,该国政府决定将宵禁时间再延长2周,直至5月3日结束。

走一步,看两步,长存危机感才能敏锐感受需求变化,并提前制订应对策略。

血液主要成分包括血细胞和血浆,血浆去除纤维蛋白原之后即为血清。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对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疗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近期,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等多位一线战“疫”专家也呼吁利用康复病人恢复期血浆中的抗体进行血清治疗。

需指出的是,也有专家提出要认清血清抗体的利弊。虽然血清疗法可以较为有效地用来对抗或预防病毒或细菌引起的疾病,但血清成分复杂,对于是否会引起其他问题还存在不确定性。

依法依规惩处防控措施直接落实者怠于履职的不作为,是顺利推进疫情防控工作的必然要求。我们不能完全寄望于防控措施直接落实者的主动和自觉,还应对其套牢法律责任的“金箍”,才能倒逼其在法律威慑面前,真正做到守土有责。

新冠肺炎疫情属于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我国已将疫情防控纳入《突发事件应对法》的处置范围。该法规定:“单位或个人不服从所在地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发布的决定、命令或者不配合其依法采取的措施,构成违反治安管理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处罚,情节轻微的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同时并处500元以下罚款。”在战“疫”中不作为,不仅是履职不尽责的问题,更是一个法律责任的问题。作为防疫措施的直接落实者,对此须有正确的法治认知。

在线教育因为疫情带来的快速发展势头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但疫情终将过去,退潮之后谁在裸泳是关键。能否抓住疫情窗口期巩固流量红利带来的客户数量、培育和打造自己稳定的盈利模式是每个企业面对的现实问题。为长期发展,在线教育应该回归教育本质,重视产品质量,发挥各自比较优势,推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是正道。一味追求数量和短期流量固然会吸引眼球、引发关注,但不求质量没有核心竞争力的平台不仅没法留住新客户,还可能导致已有用户“脱粉”,不利于培养客户粘性,久之会严重影响企业长期发展。而作为线上教育的另一大基石――服务器的问题也必须得到重视。一方面支付高昂的广告费,一方面却不肯为服务器升级花钱,这种发展很难是可持续的发展。

当前,防疫阻击战到了形势虽有好转但仍未出现拐点的关键时刻,作为战“疫”措施落实的直接执行者,更要敢于担当、积极作为,而不能忘却应有的责任,在战“疫”的关键时刻掉链子。遗憾的是,一些负责防疫措施的直接落实者却对此选择了逃避。这既反映出他们缺乏应有的担当和作为,也反映出他们对自己不积极履职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和对此应承担的责任认识不足。在他们看来,自己在战“疫”中的消极避战,只不过是没有完全尽责履职的表现,即使被追究责任,也不可能上升到法律责任的层面,这凸显了他们基本法治意识的欠缺。

这19名捐献志愿者均为最近治愈出院的康复患者。他们捐献的血浆经过专业化处置输入危重患者体内,将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

在来势汹汹的疫情面前,任何人都不能置身事外。尤其是在战“疫”中直接负责防控措施落实的“守门人”,更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和应有担当,相向而行地共克时艰。这既是职责所系,也是凝聚万众一心战“疫”澎湃动力的必然要求。如果只图自己轻松省事而甘当“鸵鸟”,就必然会因防疫措施的落实不力而导致疫情阻击战的效果大打折扣,不能从根本上防范病毒的蔓延和传播。

前不久,线上教育平台领头者之一“猿辅导”因为百万人同时在线大模考而导致服务器崩盘,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广告随处可见,而服务器和网络技术跟不上爆发的流量,有网友甚至调侃“广告的目的就是让我们看看服务器崩得有多快”。此外,线上教育市场还出现恶性竞争等乱相。很多线上教育公司、平台以“赠课”的形式做宣传推广,想借此机会蹭热度、吸流量,增加客户数量。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表示,若网课都免费,新东方可能不出3个月就玩完了。更何况企图用“赠课”为噱头的公司多半是中小企业,抗风险能力更弱。这显然是一种不可持续的运营模式,也是一种不健康的市场竞争。